1个月前 (12-03)  名家散文 |   抢沙发  1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珍妮丝一从岛上回到出租屋,就准备离开。她想离开这个地方和滨河城。当她从岛上的钱伟成看她的眼睛时,她发现了一些与原来不同的东西,她不能让它继续下去。

珍妮丝在出租屋休息了一天,她一收拾好东西就离开了。她没有向陆解释,也没有说她要去哪里,因为她不知道她要去哪里,但她要求陆不要告诉彭思敏她已经走了。

贾尼斯茫然地看着车站售票大厅电子屏幕上显示的车次。

她现在真的不知道该去哪里。唯一清楚的是离开这个地方。

几个月前我来到这个地方疗伤疗伤,现在我像逃命一样逃离这个地方。

珍妮丝的内心就像打翻了一个调味品瓶,百感交集。

刚入职时,遇到钱伟成的调侃;在公交车上被猥亵、殴打;找工作的经历;被霍沃斯误解伤害等等,差点压垮她。

仔细想想,这个地方没有给她留下什么美好的回忆,但现在离开就有点难过了。

珍妮丝勉强让自己微笑,但眼泪不听话地掉了下来。

贾尼斯用纸擦了擦眼睛。我们走吧。如果你不去,你可能会有更多的麻烦。

珍妮丝突然看到一辆去深圳的公共汽车。她不再犹豫,立即买了一张去南方的票/

来到深圳,吴倩才知道,她在媒体上看到的,听到的,亲自去的感受,完全不一样。她现在更喜欢这座现代化的新城市。她想在这里工作,在这里开始她的新生活。

贾尼斯成功地在一家电子工厂找到了工作,但那不是一名会计,而是一名普通的操作员。

走进车间,珍妮丝发现有很多和她年龄相仿的女孩,每个人都认真地做着自己的工作。下班后,女孩们像鸟儿一样飞走了。三三两两,有的去逛街,有的吃好吃的,有的和男朋友打电话,有的在宿舍学习。

在这里,贾尼斯似乎回到了他的学生时代。上班就像上课一样。看谁做得好,快,多。每次考试,他都像老师一样批改作业。

吴倩一上班就被车间主任注意到了。

车间主任惊讶地发现,珍妮丝不仅漂亮文静,而且毕业于名牌大学。

在这里工作真可惜!既然来了,就好好照顾她。

贾尼斯又拿出了他的校风。她和她的老师一起认真学习。她相信自己,别人能做好,她也能做好。

第三天,珍妮丝开始独立工作,连车间主任都高兴地对她竖起了大拇指。

贾尼斯钦佩自己,他自信的微笑回到了贾尼斯的脸上。

贾尼斯认为,只要上半年在这里工作,她就可以升职,或者在其他地方找到更好的工作。

珍妮丝每天高强度地去工作。下班后,是快乐的休闲时光。有时她会和姐姐们出去吃一些美味的食物,或者只是在家里看书。看书是她从小养成的习惯,很久没有碰过书了。

珍妮丝又找到了生活的方向,她已经忘记了所有在河边的不开心。然而,钱伟成突然从天而降,打破了她所有的梦想。

贾尼斯下了卡车,离开了她刚刚点燃希望的地方。她又成了一个孤独的流浪者。现在她不知道该去哪里,而钱伟成又在哪里找不到。

司机问她在哪里下车,但她没有回答。她想就这样离开,公交车去哪她就去哪。当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时,司机提醒我们,如果不下车,我们将离开深圳。

贾尼斯下了车,然后上了去东莞的班车……

珍妮丝也在东莞找到了一家电子厂,但钱伟成的到来让她不得不再次出走。

珍妮丝躲在车站附近哭了一整天,才上车回家……

“妈妈!”贾尼斯一进屋就扑进了他妈妈的怀里。“妈…我太狠了…”

珍妮丝没有在妈妈面前假装,而是放开自己,在妈妈怀里哭了一夜。她睡腻了,醒了就哭,也不知道为什么眼里有那么多泪。她把在滨江工作以来的所有遭遇和不幸都化作了眼泪。她不想说她不想让她妈妈知道更多。

“我的钱一定遇到了不尽如人意的事情。”妈妈在拍珍妮丝,“回来真好。妈妈来了。”

珍妮丝哭了,我妈妈也哭了/

“你为什么在家里哭?你是桑门星吗?”一个急需帮助的女人在贾妮斯进门时对她大喊。

“她的嫂子,钱一定遇到了困难,不然她也不会这么伤心。请少说。”

“啊,你这个老太婆,你要是不谈她,我就少说几句。她是为家庭争光还是为家庭挣钱?她回来哭了。什么不是桑门星?”女人是不依不饶的。

“你是桑门星,你是一个臭气熏天的恶魔。”珍妮丝爆发了,她绝不允许任何人骂她妈妈。

“啊,对你不利。听着,我让你哥哥收拾你,你这个小无耻。”那个女人生气地离开了房子。

“妈妈…”珍妮丝再次拥抱了妈妈。

“钱,就住在家里,别管他们说什么,妈都在。”妈妈抱着贾妮斯的时候不停地擦眼泪。

“珍妮丝,你回来做什么?”一个三十多岁的高个子走了进来,质问他。

“他哥钱刚到家,你媳妇又来吵,你又来吵。你以后会让钱回家吗?这也是她的家!”妈妈哭得更厉害了。

“女生是别人的货。如果你有钱,就回来。没钱就别回来。”这个人有一张黑脸。

“你为什么只知道钱?她是你的妹妹。”

“我没有像她这样的姐姐。其他人不上学也挣钱。她很好。她在家里花了这么多钱学习。现在,她没有在外面挣钱,而是回家哭了。”

“要认真。钱不寄钱回家,不都是你家花的吗?每次钱回来,她都会给你的孩子带食物、衣服和东西。你忘了这个吗?”

“嘿,她寄回来的那点钱能做什么?你怎么敢这么说?看隔壁的姐姐。每个人都为自己的家盖了一栋楼。现在他们离婚了,他们羞于回来。”

“你…你是个没心没肺的东西。你母亲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“妈妈…”珍妮丝赶紧抱住妈妈,转身恨上了这个男人。“什么都别说!我还不能去!”

“好吧,我就不说了。请快点走。我怕别人看到你,我就跟你失去那个人。”那个人走的时候断刀了,丢了刑期。“不挣钱就别回来!可耻!”

贾尼斯又开始收拾行李了。

“我的钱…”妈妈又一次拥抱了珍妮丝。“我的钱,我妈让你受苦了。如果我的宝二在这里,他绝对不会这样对待我们母女。我的宝二,你在哪里?你知道你妈妈在想你吗?”妈妈哭得更伤心了……

妈妈带着珍妮丝,把珍妮丝送到了大马路上。

珍妮丝不情愿地为母亲擦去眼角的泪水。“妈妈,回去吧,等我安顿好了我来接你。”

“嘿,妈妈很期待那一天。”妈妈挤出一点笑容,“在外面注意自己的身体,不要总是支持妈妈。”

班车来了。

“走吧!走吧!”那人紧随其后。

“妈妈!好好的等我回来接你!”贾尼斯和他的母亲告别了。

“走吧!你为什么回来接她?除非你一个月给我一万块,不然别想那好事。走吧。”男人推珍妮丝。

“妈妈!我要走了。”贾妮斯拿着行李上了车,在窗口向母亲挥手。

汽车开走了。

“我的钱…”妈妈流着泪跟着车走了很久……

珍妮丝悲伤地离开了家。那一刻,她很担心,做了一百次梦,有一个快乐的童年,受伤的时候想回家,但一分钟也留不住。

珍妮丝现在很孤独。这么大的世界为什么没有我待的地方?

班车把贾尼斯直接拉到火车站。

珍妮丝在车站被告知去北京碰碰运气,于是她上了去北京的公交车,她也碰碰运气。

当珍妮丝来到北京时,她首先寻找一个居住的地方,但她仍然在郊区寻找。找个地方住,然后找份工作。最好在住的地方附近工作,或者远一点。既然是机会,就碰一下,只要不碰死。反正已经黑蓝了。

珍妮丝在不太远的地方找到了一个私人住宅和一份房地产销售工作。

珍妮丝认为运气还不错。她现在没有要求了。只要能睡觉;只要工作中有课,下个月就能拿到工资。

贾尼斯又去工作了,卖房子对吴倩来说是件好事,但是/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明月读书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hjsocks88.com/835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